首頁  >  新聞發布  >  新聞 > 正文
中國寶武收攏拳頭為了更好打出去

文章來源:《國資報告》雜志  發布時間:2019-12-25

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中國寶武)自2016年啟動“壓減”工作以來,黨委、董事會高度重視,堅決按照黨中央、國務院的部署要求,以戰略為引領,統籌策劃,扎實推進。

截至2019年5月底,中國寶武已減少存量法人253戶,占“壓減”基數634戶的40%,大大超過20%的壓減目標;管理層級由6級降至4級,法人層級由11級降至6級;壓減涉及職工16959人,其中向系統外分流安置6186人。累計減少人工成本9.81億元,減少管理費用6.39億元。壓減回收(吸引)資金113.91億元,涉及稅金2.94億元。

《國資報告》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中國寶武的壓減工作不僅成效顯著,而且特點鮮明。因此,中國寶武壓減工作多次獲得國資委好評,成為國資委的優秀典型案例。2018年10月15日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也介紹了中國寶武聚焦主業、主動退出非主業業務的典型案例。

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中國寶武始終將壓減工作與建設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密切結合起來,以壓減促發展,通過著力打造壓減長效機制,形成了較全面、系統的法人管理機制,助力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建設。

在2017年初召開的中國寶武壓減工作動員會上,中國寶武時任總經理(現任中國寶武董事長)陳德榮表示,“國有資本投資公司的運營涉及到投融管退,過去注重了投,忽視了退,只生不滅,現在要下大力氣進行退,為下一步的發展打好堅實的基礎。壓減是拳頭收攏,是為了中國寶武的發展更好的打出去?!?

戰略引領,系統策劃,助力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建設

中國寶武退出資本資產辦公室(以下簡稱退資辦)副主任范松林介紹說,中國寶武的法人壓減工作,自始至終是以企業戰略為引領,以瘦身健體、增強核心競爭力為要求,與整合融合、處僵治困、扭虧增盈和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建設等工作相結合,系統策劃,強力推進。

首先,中國寶武將壓減工作與戰略規劃相結合,對不符合戰略規劃的、非戰略儲備性的子公司,全部納入壓減范圍,堅決退出。

作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,中國寶武基于承擔的國家責任和行業使命,制定了“一基五元”產業發展規劃。這一規劃出臺后,包括氣體業務在內的多個產業不再是中國寶武的核心主業,需要開展戰略性退出。

如此一來,出讓寶鋼氣體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寶鋼氣體)控股權,就被提上了壓減工作的議事日程。

寶鋼氣體成立于2010年8月,主要經營空分、氫氣、合成氣、清潔能源、包裝氣等五大業務。成立以來,一直保持快速發展,每年凈資產收益率超過10%,已成長為國內工業氣體行業的主要競爭者之一。

基于聚焦核心主業,推動氣體業務快速發展,放大國有資本功能等三項考慮,2017年12月,中國寶武經過充分研究后決定,通過公開轉讓寶鋼氣體51%的股權,引入具有國際化視野和專業投資經驗的合作伙伴。

2018年6月15日,寶鋼氣體在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掛牌轉讓51%的股權。8月17日,以41.66億元人民幣最高有效報價成交,成交價格相比掛牌價、評估值和賬面凈值分別高出22.1億元、30億元、31.65億元。相對于寶鋼氣體累計投資成本而言,年復合回報率達到了42.06%;轉讓股權的總投資回報率高達529.12%,EBITDA倍數為15.44倍,遠遠高于市場慣例。通過此舉,中國寶武在確保國有資本增值、保持收益權的同時,壓減了25戶法人。

其次,中國寶武將壓減工作與整合融合相結合,大力推進同城、同區域類似業務的整合、融合。

中國寶武成立之初,有一批多元產業的子公司,占集團法人總數的64%,存在“低小散亂”問題,大多數企業依附于向鋼鐵主業提供服務,基本處于內生型發展階段,還不足以成為中國寶武的支柱產業。

在“一基五元”產業組合框架下,中國寶武系統梳理各子公司業務,按照“五個一批”思路進行專業化聚焦整合:服務鋼鐵基地業務回歸一批;戰略相符業務整合一批、托管一批;戰略不符業務出售一批、關停一批。

再次,中國寶武將壓減工作與處僵治困、扭虧增盈工作結合起來。

啟動壓減工作以來,中國寶武就把連續三年虧損、扭虧無望的非戰略培育類企業,全部納入壓減范圍。逐戶梳理37戶僵尸特困企業,將其中的11戶納入壓減范圍,并于2018年底全部完成壓減。對長期不能扭虧的企業納入重點壓減范圍,2016年至今,壓減了100多戶長期虧損企業。

再次,中國寶武將壓減法人戶數與壓縮管理層級相結合。全面梳理了法人層級大于6級或管理層級大于4級的子公司,通過委托管理、無償劃轉、吸收合并、法人退出等方式全面清理了法人層級大于6級或管理層級大于4級的子公司。

在此過程中,共壓減了40%的存量法人,為中國寶武構建“資本運作層-資產經營層-生產運營層”的三層構架奠定了扎實基礎。同時通過對虧損企業的壓減,企業整體效益抵沖影響大大降低,主業利潤創歷史新高,競爭力顯著增強。

最后,中國寶武還將“壓減”工作和解決企業辦社會等歷史遺留問題相結合,轉讓、處置了一批相關資產。

比如,通過理順產權、掛牌交易,中國寶武將評估價為1.05億元的鄂鋼醫院以2億元的價格進行掛牌轉讓,通過競價,最終以3.4億元成交,成交價格是評估價格3.2倍。此舉既解決了企業辦社會問題,又促進了醫院獲得新的生機與發展,更盤活了鄂鋼公司的存量資產。

三年來,中國寶武壓減了大量“低小散亂”企業,積累了治壓工作經驗,形成了相關知識體系,建立了壓減長效體制,培養了中國寶武“退”的能力,實現企業的高質量發展。2018年,中國寶武取得了中國鋼鐵行業最佳經營業績,實現營業總收入4386億元,利潤總額338億元,在2019年度《財富》世界500強中位列第149位。三大國際評級機構給予了全球綜合性鋼鐵企業最高信用評級。

三年來,中國寶武重點加強國有資本退出能力建設,將“退”作為進的基礎,將“退”作為參與資本競爭的關鍵一環,將壓減工作作為培育退出能力的戰場之一,逐步形成了一套適合鋼鐵業和國有資本特點的退的機制和方法。以管資本為導向,以分業經營為基礎,逐步擴大專業子公司管理幅度、壓縮管理層級,打造中國寶武“資本運作層—資產經營層—生產運營層”三層管理架構。

另外,中國寶武除了對全資、控股子公司壓減了40%,而且自我加壓,把壓減工作延伸到了參股公司,“低小散亂”的參股公司也堅決退出。2018年至今已經壓減65戶參股公司,三年計劃壓減參股公司40%以上。

明確標準管存量,總量平衡控增量

范松林介紹說,在壓減工作中,中國寶武一方面關注存量法人,建立了明晰的壓減標準;一方面注重增量管理,既避免總量反彈,又做到應設才設。

在法人存量管理方面,中國寶武建立了長效管理辦法,全面梳理集團內所有存量法人信息,建立“法人基礎信息管理系統”,動態反映法人經營狀況

同時,明確存量法人黃牌、紅牌警示標準。對以下情況予以黃牌警示:持續虧損(利潤總額為負或EBITDA為負);資不抵債、扭虧無望(負債率超過100%和經營性現金流為負);業務規模過?。ㄖ饔滴袷杖胄∮?00萬元)。連續三年被黃牌警示的法人,予以紅牌警示。

受到黃牌整改警示的存量法人,制定詳細的整改計劃,限期完成整改工作。每年舉辦“扭虧增盈專項行動學習——突圍行動特訓營”幫助黃牌警示法人扭虧增盈。受到紅牌退出警示的法人,納入下一年度子公司年度壓減計劃。

中國寶武總會計師兼退資辦主任朱永紅說,通過警示管理,讓所有法人明白一個道理:“企業不消滅虧損,就消滅虧損企業”。

在法人增量管理方面,中國寶武也有明確、系統的管理要求,主要體現在:

一是新設法人需評估,避免“低小散亂”法人的新增。2018年起,中國寶武子公司新設法人,除了常規評估外,還要進行是否符合戰略發展、管理層級、法人層級、是否存在同城同業的子公司等方面的評估。只有符合以下情況之一的可能同意新設:符合集團重大戰略發展方向;業務規?;蠐げ獯锏皆て諞螅ǖ諶暌滴窆婺Tげ庥Υ锏?000萬元或利潤總額500萬以上);利用現有存量資源(如土地、存量公司殼資源),轉型發展。

二是法人總量的控制,避免法人數量反彈。在完成國資委三年壓減任務(2016-2018)的基礎上,中國寶武法人戶數總量原則上控制在 500 家以內,有保有壓,遵循以下總量平衡的原則:各一級子公司新增審批,首先必須按“增一減一”內部平衡;內部平衡有困難的,鼓勵各子公司之間相互調劑、互相支撐;符合集團重大戰略發展項目,報集團特批。

對此,中國寶武總經理胡望明表示:“總量控制,不是一味強調沒有壓減就不能新設,而是強調有所為有所不為,應減盡減,應設才設”。

建立機制保障,謀劃長遠管控

壓減工作一開始,中國寶武領導班子高度重視,成立中國寶武壓減工作領導小組并親自掛帥,加強領導,統一部署并組織實施。集團主要領導在集團層面頂層設計、親自督戰。

在工作層面,為了加快推進和落實中國寶武壓減專項工作要求,中國寶武成立了治壓辦,建立例會、周報、日常跟蹤、色標預警、工作提示等監控工作機制,承上啟下,做好服務和督辦。

在基層,各單位黨政掛帥、跨前一步、迅速投入,細化跟蹤管理,推進“一企一表”制度,不折不扣的落實。

除上述常規動作外,中國寶武還別出心裁,建立由財務、法務、公司治理、審計等專家組成的專業指導團隊,制定壓減流程指南,為各一級子公司提供有效指導。集團從領導層面到各職能部門,快速處置壓減事宜,特事快辦,壓減效率大大提高。

實施一企一策色標管理,警示預警。通過創新色標管理體系,通過專業分析,對各子公司壓減工作進度進行判斷、跟蹤、預計和預警,及時調整壓減跟蹤管理戶數,確保任務完成。

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為了固化壓減成果,中國寶武出臺了《法人管理規定》,明確存量法人和增量法人管理要求,明確子公司的主體責任。通過建立投融管退的運行機制,圍繞“做好增量、優化存量和總量平衡”的總體要求,形成十條相關規定,重點在法人新設評估、清理警示、退出執行和總量平衡等方面,對各級相關單位提出管控要求,明確了集團公司相關業務、職能部門的職責。并且撰寫、發布了《法人壓減、處僵治困、參股瘦身攻略》,形成了創新型工作方法、措施,建立了壓減工作知識體系,為相關企業開展壓減工作提供指導和借鑒。

同時,中國寶武2019年在原治壓辦工作基礎上總結經驗,組建了特設機構退出資本資產辦公室,以常態化、職能化的方式推進資本、資產退出工作,把臨時機構治壓辦改變為特設機構退資辦。

對此,在2019年初召開的中國寶武壓減工作推進會上,中國寶武董事長陳德榮解釋說,“中國寶武作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單位,一方面需推進投資體制改革,提高投資效率,同時必須強化‘退’的觀念,提升‘退’的能力,從而實現資本“投融管退”全周期的順暢循環,提高資本資產的配置效率”。(《國資報告》記者 劉青山)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河内5分彩助手app下载

 

關閉窗口